房租抵个税房东会被追税?目前没有出台政策

2019年1月1日起,国家税务总局制订的《个人所得税扣缴申报管理办法(试行)》正式施行。其中,纳税人能否真正享受住房租金专项附加扣除的福利引起热议。有房东直言,将其个人出租信息上报给税务部门后,可能面临额外税负,租客则担心因此承担更高的租金。

根据上述《办法》,纳税人享受住房租金专项附加扣除,应当填报主要工作城市、租赁住房坐落地址、出租人姓名及身份证件类型和号码或者出租方单位名称及纳税人识别号(社会统一信用代码)、租赁起止时间等信息。纳税人需留存住房租赁合同或协议等资料备查。

对于24岁的“北漂一族”小王来说,个税中的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和赡养老人专项附加扣除,都与她无关。唯一能享受的只有住房租金抵扣个税,但这唯一的一项,她的申报过程也不顺利。

当小王向房东询问身份证号码时被拒绝了。“你申报就是把我的个人信息上报给税务部门,如果来收我税怎么办?”房东算了一笔账:目前5000元的租金,如果按照5%-10%的综合征收率,他要多交好几百元税。“你抵扣不了几个钱,但要交税到底谁来承担?”因不能预计后期风险,房东建议小王先观察,暂时不要申报,起码不能用他的房屋和租金去申报。

小王也算了一笔账,按照住房租金专项扣除标准,每月只能省几十上百元。若因此与房东闹僵,可能面临房东毁约、涨房租等不必要的麻烦,那时付出的成本可能会高很多。再三考虑后,小王决定先不申报了。

“北漂”小戚没想太多,直接根据租房合同上的出租人姓名、身份证号码等信息填写了申报材料,并未询问房东的意见。“他不同意怎么办?反正明年要搬家,要是涨租我就不续租了。”也有租客得到房东的配合,或因出租方是房地产公司而直接填写单位名称,免于这些苦恼。但不少人面临小王一样的困境,连中介都坦言,因房东顾虑,很多租客选择观望。

目前个人房屋出租房东一般都没交税,通过中介公司出租也只是向公安机关备了案,和交税是两码事。因此,租客申报房租抵扣个税后,房东若要交税,将来房租更不好办。

该工作人员进一步说明,如果是和公司而非房东个人签的合同,则没这么复杂。他以自如为例,房东将房屋委托给自如后拿到的是净得价,盈利的是自如,因此自如有义务(交税),自如租客在“个人所得税”App上出租方类型一栏选填“组织”,并填入相应的出租单位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我爱我家一名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若是和房东签的合同就选“个人”,即填房东信息;若是和相寓(我爱我家旗下房屋资产管理平台)签的,“填相寓就行了”。但他也透露,政策刚出来,其实都不太懂,还在观望。该公司另一名工作人员直言,自己也还没有申报。

记者以市民的身份咨询了北京12366纳税服务平台,客服人员介绍,填报申报资料以租房合同为准,看房屋出租方是个人还是单位。若是和房东签的合同,房东的姓名及纳税人识别号(即其身份证号)是必填项,填不了则无法享受专项附加扣除中的住房租金这一项。如果房东担心因此要交税而拒不提供信息,没有强制办法,只能与房东协商。另一名客服人员则建议,根据租房合同上的出租方信息直接填写,“至于税务会不会根据填写内容让房东补税,这个我们没有明确的口径。”

客服人员还强调,个人出租住房,收取租金后,应在次月15日内到税务机关去交税。个人应交税款而不交税款的话,可能会有处罚,补交税款可能会有滞纳金,具体以税务机关现场办理为准。

记者尝试向不同税务局人士了解情况。一位税务局人士表示,目前当地不会从专项附加扣除信息入手去查房东出租房屋是否缴税。住房租金专项附加扣除规定中,允许房客扣除依据是有租赁合同就行,而不是租赁发票(注:房东需要缴税才能提供发票),这其实就考虑了这一担忧。

另一位税务局人士称,目前税务总局并没有加强房租收入征管的通知。但按常理来说,纳税人应该要依法纳税,税务局保有是否追查主动权,不过目前税务局征管重心在企业。

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减税降费是主旋律,因此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当前税务局去加强房东出租房屋纳税征管可能性小,相当一段时间内仍是维持现状。●专家

据了解,过往的个人所得税法条例已对租金纳税作了规定,但在目前的租房市场中,除进行了房屋租赁备案的部分房东租客以外,多数出租信息都处于模糊状态,房东也没有缴纳应缴的个人所得税。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目前(房屋)租赁市场没有纳税的习惯”,要求申报个税抵扣时提供出租方的相关资料,业主可能难以接受。

中国税务学会理事、中山大学财税教授杨卫华则认为,短期内可能会存在税负转嫁的情况,但前提是处于卖方市场,房子供不应求。而保障性住房如果得到保障,这个问题就能解决。他指出,如果给予低收入者保障性住房,不用交税,就不存在增加税负的问题。而高收入者租用市场上的其他房屋,可以通过收税进行调节。这种情况下,上述矛盾就不存在了。至于有人认为政府想借住房租金专项附加扣除整理房屋租赁市场,杨卫华分析,可能有这个考虑。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表示,当务之急是相关部门尽早出台过渡性政策,比如对出租房屋租金在一定额度内的收入免税,从而降低征纳双方风险,稳定市场上对减税降费的预期。“短期可以提供免税优惠政策。但从长远来看,应该对我国财产税制进行改革,改变目前繁琐且落后的税制,建立起完善的房地产税。对个人出租房屋收入是否缴纳个税,可以考虑设立一个基本减除费用,让大部分出租房屋个人可以不用缴税。租金是否缴纳增值税维持现有月租不超过3万元免税政策。”